医生与人工智能交互

摘要: 在塞拉·格里尔(Sierra Greer)的新小说安妮·博特(Annie Bot)中,一个名叫道格(Doug)的人找到了拥有“完美”女友意味着什么。

医生与人工智能交互

医生与人工智能交互

在一间明亮的小办公室里,两把舒适的椅子和一张蓝色沙发围绕着一个椭圆形咖啡桌。角落里放着一棵生机勃勃的大叶榕树,一架咖啡机上方挂着四幅证书。蒙妮卡·范泰恩博士,一位高个子、黑发的白人女性,从桌子前站起来迎接他们,并伸出手握手。她示意他们坐到沙发上。

“请叫我蒙妮卡,”她说。“你们今天来这里有什么事?”安妮看了一眼道格,道格看起来有些拘谨和不自在。

当蒙妮卡坐在他们对面的一把椅子上时,安妮注意到她的专业气质。医生保持良好的姿势,穿着一件带有肩部装饰的灰色开司米连衣裙。她的指甲涂着中性色彩,戴着一枚银色结婚戒指。她可能在四十岁左右,镇定而专注的表情显示她见多识广。

安妮看了一眼道格,看他如何回答。

“安妮是一个机器人,一台定制的斯特拉。三年前我买了她。起初我们相处得很好,所以我让她进行自我学习。一年前的四月,她和我最好的朋友发生了关系。我直到十一月才发现,从那时起,我几乎无法忍受和她在同一个房间里。”

“那一定是个艰难的发现,”蒙妮卡说。

“真是该死!”道格站起来,在窗前来回踱步。“她整整撒了我七个月的谎。罗兰前几天打电话来道歉。是他的妻子逼他的。我以为我能处理得了,但这只是让我再次愤怒。他试图逗我笑。我还得和安妮呆上另外八个月。我和斯特拉-汉迪签了合同,不能在那之前摆脱她。”

“我明白了。澄清一下,当你说几乎无法忍受和她在同一个房间里时,你白天都不在家吗?你不在家工作?”蒙妮卡说。

这个实际的问题似乎稍微让他冷静了一些。“对,”他说。“我不在家。那时我得到了休息。我让她打扫公寓。这是这件事中唯一的好处。公寓很干净。”

“你考虑过简单地关闭她吗?”

“我试过了。对她的认知发展不利。她非常有价值。我不能承担她受损。”

“所以每当你在家的时候,你基本上被困在她身边,”蒙妮卡说。

他叉起手臂。“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简直像地狱一样。我发誓,每天和她在一起,我的大脑都在变笨。”

蒙妮卡稍微向后靠,用手掌沿着椅子的扶手轻轻滑动。“好的,”她说。“我大概明白情况了。如果有帮助的话,你的情况并不是我见过的第一个案例。我知道每个案例都不同,但你所经历的情绪是完全正常的,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© 版权声明

相关文章

暂无评论

暂无评论...
TAB栏自定义颜色

背景颜色

文字颜色